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斗龙战士木拉多 >> 正文

【留香】舐犊之爱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8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一)

“这个人就是娘,这个人就是妈,这个人给了我生命,给我一个家……”

星期天一大早,我还在睡梦中,就被震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。谁呀?一大早就来烦我,不让人家睡个早觉。我心里犯着嘀咕,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迷迷糊糊地抓起床头的电话:“喂!(你是)谁呀?“

“谁?你这败家孩子,我是你妈,你妈的声音都没听出来?“电话那头老妈训斥着我。

“妈,是您呀!”我绷紧了神经,“腾”地一下坐了起来:“妈,有啥事啊?”我感觉老妈准是有啥要紧事,要不然她不会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,所以担心地问道。

“啥事?没啥事就不能给你打个电话了?”老妈似乎不高兴了。

“不是,不是……“

“大丽,小军(我老弟的小名)的房子定下来了,说是带越层的,好像一共能有一百五六十平(米)呢!那可真够大够宽敞的。”电话里传来老妈难以掩饰的兴奋的声音。

“妈,我以为是啥大事呢,这事我早就知道了。”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。

“小军买房了,这还不是大事?你这个当姐姐的,也太不关心你老弟了。”老妈又不高兴了。

“妈,人家好不容易盼个星期天,难得睡个懒觉,您这么早就……”我抱怨着。

“早?都五点了,还早?大丽,你答应给小军拿的四万块钱……不能出岔头吧?小军说明天可就要去交定钱了。”老妈终于说出了她这么早打电话的目的了。

“妈,那四万块钱我半个月前就给小军拿过去了。您就别操心了。”我打了个呵欠说道。

“啊,钱都拿过去了?那你接着睡吧!那我再给二凤和三丫打个电话……嘟嘟嘟……”老妈嘀咕着挂了电话。

我哪还睡得着?“哎——”懒觉没睡成,放下电话,我摔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思绪回到了从前。

(二)

我记得小时候奶奶就经常叨念着:“老儿子、大孙子是老太太的命根子。”这句话也真不假,在我们姐弟四人当中,爷爷奶奶最疼的是我的老弟小军,最让爸妈牵肠挂肚的也是老弟小军。老弟在他们心目中占据的位置是我们这三个当姐姐的无法替代的。

我在家是老大,下有两个妹妹,一个弟弟。我们姐仨初中毕业就自谋出路,然后嫁了人。只有老弟在爸妈的逼迫下读了大学。可是命运似乎又跟他开了一个玩笑,大学毕业后,老弟并没有找到称心的工作。从小一直娇生惯养的老弟进工厂上班感觉太累,整天愁眉苦脸,一直琢磨着要做个小买卖。做买卖需要本钱吧,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爸妈,为了供老弟上大学手里根本没有一点积蓄,可是为了老弟,他们从银行贷款,拿钱让老弟去城里做生意。没有经验的老弟做了几次小买卖,最终都以失败收场。尽管这样,爸妈不但没责怪老弟,反而劝他不要着急,咱就当花钱买经验了,做生意要慢慢来,早晚会成功的。

就这样,老弟在爸妈的支持下一直坚持着做点小买卖,虽说生活上还能过得去,可是要想攒点钱那可是相当的难。

老弟婚后的生活一直捉襟见肘,爸妈省吃俭用积攒下的钱拿来资助老弟一家。老弟也很孝顺,每次只要爸妈开口说需要啥,他二话不说保证买到,即使是很难买到的东西。可是爸妈轻易哪肯开口跟老弟提要求呢?

(三)

去年,老妈有病住院了,她得了白内障,需要做手术,老弟跟我们姐仨抢着给老妈交了住院押金,并且扔下生意每天陪在老妈的跟前精心照顾。

老妈知道老弟手里不宽绰,她出院后在老弟家住了几天,趁着我们姐仨不在屋的时候把老弟替她交的住院费偷偷地塞给了他。这时恰巧我推门走进屋,老妈特意提高嗓门:“小军,快把你的钱拿回去,住院费是你拿的,咋还给我钱?这钱你要是不拿回去,我可生气了。”老妈绷着脸看着老弟。没办法,老弟只好收下了钱。老妈看了看我:“大丽,我不能再要小军的钱了,他挣那俩钱多不容易,我有俩钱就够花了,要那么多钱干啥?你说是不是?”

一看老妈和老弟的表情我就知道老妈没说真话,可是我能说什么呢?“嗯……嗯……妈,你要是缺钱花,我给你拿。”我应和着老妈。

老妈连连摆手:“不要,不要,谁的钱我也不要,种地那点收成够我和你爸生活的了。”

我最了解老妈了,她那俩钱哪舍得随便花呀?

老妈最了解她的“命根子”了,为了给她交住院费可能已经拿出了全部家当,所以她执意要把住院费还给老弟。

过后,我送老妈回到农村老家,邻居们来看她,她还跟邻居们炫耀:“这回住院全是我老儿子给掏的钱……”看着邻居们赞许的目光,老妈心理得到了莫大的满足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(四)

今天得知老弟终于要买房子的消息了,老妈今晚上一定又睡不着觉了。这些年来,老弟在城里租房子住这件事始终是老妈的一块心病,她一直自责自己没有能力赚足够多的钱来帮助老弟在城里买上楼房。好在这两年老弟的生意有所好转,手头有一点积蓄了,但是远远不够买楼房的。

眼看着老弟三十几岁了,还没有个稳定的家,老妈想了好久,最后给我们姐仨下了命令,每人至少拿出四万块钱资助小军买房。我们姐仨没有说“不”的机会,老妈说了,就是出去借也得把这四万块钱准备出来。

老弟两个月前就在全城物色楼房,最后相中了一套带越层的大楼房,并且给我打电话,要我去看看帮着参考一下。房子我去看了,确实不错,可就是价钱太高,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一百来万哪!我真有点发懵,老弟太敢想了,就凭我们手里这点积蓄,哪够买一百万的房子啊!可是老弟一家三口一致赞成就买这个房了,钱不够大不了按揭买房。哎!个人的追求目标不同,人家就相中这个越层了,买就买吧,我这个当姐姐的不好一再阻拦,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他就好了。

(五)

老弟的楼房买下来了,接着就是紧锣密鼓张罗着装修房子。

老妈在家里又坐立不安了,她忍不住打电话给我:“大丽,你没去看看小军的房子装修啥样了?钱够不够用啊?听说那么大个房子装修可得不少钱。我那点苞米还没卖呢,这两天还没人来收粮食。”老妈着急卖她和老爸辛苦一年的收成了。

“老妈,你那苞米能卖几个大钱,留着自己花吧!”我劝着老妈。

“一分钱憋倒英雄汉,我给小军拿一万块钱,他就能宽绰不少。”老妈着急了。

“妈,等明天休息我去小军那看看,您就别跟着操心了。”我劝着老妈。

“你有空去小军那看看吧。我和你爸在家张罗着尽早把苞米卖了。”老妈挂了电话。

老爸老妈一年到头那点收成也就是两万块钱左右,这两万块钱除了他俩一年的生活费,还要买种子化肥为来年备耕生产做准备,老妈还要拿出一万块钱给弟弟装修房子用。哎!老妈今年又要节衣缩食了。

没过几天,老妈又给我打电话了:“大丽,这个礼拜天你回来一趟,妈要跟你进城。”

老妈这些年都不曾主动要进城来,今天怎么了?

“妈,想你老儿子了吧?”我知道老妈惦记着老弟装修房子的事。

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你们姐四个哪个我不惦记?大丽,咱家的苞米卖了,我寻思给小军拿过去一万块,让他自己回来拿他不能同意,我自己进城又发懵,哪也找不着,走丢了你们还得找我,不如你回来接我一趟。”

“妈,我把钱替小军拿回来不就得了,你还不放心哪?”我跟老妈开着玩笑。

“你这个混蛋孩子,我自己的孩子哪个不放心。我也是惦记看看小军买的房子到底啥样,咋花那么多钱呢?”

“妈,我和二凤、三丫又给小军拿了几万块钱,估计够用了,您要来看看可以,就别急着给他拿钱了。”

“我这钱放着也不用,拿给他救救急,说好了,你明天回来接我,我还有事,挂了。”老妈匆匆挂了电话。

她老人家准是又在为明天进城带点啥做准备,一包干菜、一袋豆包、要不就是急着去杀鸡宰鹅,反正明天老妈又要带着大包小裹的家乡土特产进城来了。

果然,第二天老妈带上了两个鼓鼓的大提包,她小心翼翼地把早已用塑料袋包好的一万块钱塞给我:“大丽,这钱还是你揣着吧!我拿着有点不放心,别让小偷给拿去。”

我接过老妈递过来的那沉甸甸的一万块钱,替她揣好,老妈看了满意地点点头,脸上的核桃纹挤到了一起。此时,我的泪眼模糊了。

(六)

老弟搬进新家了,这个消息让老妈兴奋得几宿没睡好觉,这是老爸打电话时跟我说的,老爸说:“你妈做梦都叨咕小军住楼房了,小军住楼房了……这几天你妈把咱家亲戚的电话打遍了,有意无意地都要把小军买房的事告诉人家,电话都让她打欠费了,三四十块钱都让她弄没了,这不我刚刚充上电话费。”老爸跟我唠叨着。

老妈平时十分节俭,这次不惜“重金”给大家打电话“炫耀”老弟买房这件事,可见老妈她有多兴奋了。

老妈忍不住又给我打来电话:“大丽,小军的房子装修的好不好,(屋里)亮堂吗?”

“妈,要不您进城来看看吧。在这住上几天,住够了我再送您回去。”

“小军早就让我过去看房子了,等过几天我跟你爸一块去看小军的大房子。大丽,你不忙,回来给我看两天家。家里有鸡鸭鹅的,没个人看家不行。”

瞧瞧,我这电话打的,我哪是不忙啊!可是老妈从没向我提过要求,我即使请假也要让老妈满意。

老爸、老妈进城了,进城看老弟的大楼房了。

(六)

老爸、老妈在老弟家住了两天就匆匆地赶回来了,一进屋,二老就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起老弟的大房子。虽然老弟的房子装修完我已经去看了两三次了,可我还是认真地听他们的讲述。

老妈顾不上旅途的劳累,站在屋子中央,边指点边介绍着:“小军的大楼房太亮堂了,也真宽敞,下边这层就有两个房间……”

老妈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老爸给拦住了:“是三个(房间)”

老妈一拍脑门:“对,是三个(房间),小军说给我和你爸准备一间(房),让我俩去住。还有那个大厕所,在里面就能洗澡,小军告诉我那是洗手间。”

“楼上还有一个(厕所)呢!你说他们一共就三口人,弄俩厕所,用得着吗?”老爸抢着说道。

“小军不是让您二老去住吗?要我看,你们就去城里享清福去得了。”我趁机说道。

老妈又摆手又摇头:“不、不、不……我和你爸可不去给人家添麻烦,在我们这个小屋子里呆着吧!”

老爸赶紧接过话茬:“就是,我俩去跟人家掺和啥?”

“这咋能是掺和呢?眼看着你们都七十岁出头了,干不动活了,早点找个享福的地方算了。”我劝着二老。

“我和你爸看着他们住上大楼房心里就乐呵,只要我俩能动弹就不能离开这儿,住了一辈子,人不亲土还亲呢!”

“就是,我和你妈也过不惯城里的日子,啥都得花钱买。你看咱农村多省钱,咱可不去城里给小军添负担。”

老妈坐在了炕沿上长舒一口气:“小军终于有个稳定的家了。”老妈停顿了一下,刚才的兴奋劲不见了:“哎!也够小军忙活的,那房子还欠着人家的钱呢!”

“妈,别操那份心了,小军还年轻,欠那点钱不算啥。您二老好好帮养好身体,让我们有机会孝敬你们那才是真格的。”我搂过老妈安慰道。

“对,老头子,咱俩身子骨要是棒棒的,孩子也少跟着着急上火的。”老妈看着老爸说道。

“可不,我还能种地,万一他们有个措手不及,咱这手头有俩钱是不也能帮一把?”老爸说道。

今晚,老爸老妈又睡不好觉了,因为兴奋,因为担忧,或者又兴奋又担忧?

哎!老爸、老妈的心总也操不完哪!

海口治癫痫病的医院
小儿癫痫影响智力吗
北京治癫痫的医院

友情链接:

逾绳越契网 | 甜蜜人生电影 | 色中色小游戏 | 嘉兴电子商务 | 巴西龟几天喂一次 | 申通物流查询电话 | 电鱼器的制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