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电脑瘦身软件 >> 正文

【流年】理发店(短篇小说)

日期:2022-4-2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罗小卜先去花店,买了一束那种开起来很像是大个儿海星的粉百合。买百合的时候,罗小卜看着花店里的那个女孩儿,把百合花蕊上褐色大米粒样的东西一个一个摘了下去。“这么一来花就不会被它弄脏了。”那个女孩儿对罗小卜说。然后给罗小卜把花包了起来。罗小卜然后去了理发店。那个理发店是罗小卜经常去的地方,一般人都喜欢有自己固定的理发师,罗小卜也不例外。罗小卜的爱人住了一阵子医院,接受了一个不算小的手术,现在她已经完全好了,她要罗小卜一个人去送这束百合。他们已经打过电话了,那个年轻大夫今天正好在家。“要是可以,到了中午你们两个可以出去喝点酒。”罗小卜的爱人还这么安顿罗小卜。罗小卜的百合就是买给这位大夫的,那是个年轻男大夫,岁数和罗小卜差不多,面且他们很谈得来。“所以你自己去吧,我在场你们说话不方便,这是你们男人之间的事。”罗小卜的爱人对罗小卜说,“你也该理理发了,你先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。”罗小卜的爱人又对罗小卜说。

从花店出来,罗小卜就去了理发店,那是家很小的理发店,在公园对面的那条巷子里。那条巷子里有很多卖各种商品的摊点,还有饭店,还有卖各种花卉和鱼虫的小贩。总之那是个热闹的地方,但现在不太热闹了,因为冬天来了,这几天很冷。罗小卜常去的那家理发店不太大,一进门左右手的墙上各有三面镜子,所以也就有六把可以旋转的理发椅子,还有几把让等待理发的客人们可以坐一坐的塑料凳子。再靠里边,是一个很高的玻璃柜子,柜子里放着洗发液和护发素之类的东西。柜子里边是洗头发的地方,墙上安着一个很小的热水器,热水器下边是一个白瓷的洗脸池,还有一个凳子,也是塑料的,客人们就在这里洗头发。没人洗头发的时候那个塑料围裙就在墙上挂着,总是湿淋淋的。

理发店里有几个人坐着,他们都在等着理发。罗小卜认识其中的那两个人,一个正在看一张报纸,另一个在吸烟,还有一个,也在吸烟,罗小卜有时候想,他们喜欢这个理发店,也许就因为这里可以让他们随便吸烟。还有一个人,在看他自己的手机,一直在看,连头都不抬,好像已经在手机里发现了什么财宝。但他们马上都闻到了什么,其中一个抬头看着罗小卜说:“好香。”

罗小卜已经把那束百合放在柜子上边了,这样人们就碰不到它。但人们还是可以看出那是一束花,一束颜色很好看的粉百合。“好香。”理发的黄桂花也说,也朝那上边看了一下,她最喜欢百合的味道了。

“真香。”黄桂花又说“给谁买的?”

罗小卜坐下来,靠门那地方正好有一个凳子。

罗小卜说:“你肯定猜不出我是给谁买的?”

黄桂花笑着说:“满世界都是美女,那当然不好猜。”

黄桂花说要是送病人,一般是康乃馨,送女朋友就应该是玫瑰。

看报纸的那个人把报纸放下来,看着罗小卜,“要是两口子吵过架又合好了,丈夫最好送妻子百合,好事百合。”

罗小卜认识这个人,但总是记不清他叫什么名字,但罗小卜知道这个人姓米,这是一个和粮食有关系的姓,所以罗小卜一下子就记住了。

罗小卜对这个姓米的笑了一下,“我可不是送我爱人的,我爱人刚刚做过手术,我可不敢惹她生气。”

罗小卜停了停,但他还是讲了出来,说他这束百合是送给医院那个主刀大夫的,那个大夫人很好。

“问题是,太让人感动了。”罗小卜又说。

罗小卜这么一说,坐在那里的人就都看着罗小卜。

“你爱人动了个手术,你难道为这个感动?”姓米的要笑起来了。

另外几个人好像也准备要笑了,他们都看着罗小卜。

还没等罗小卜说,姓米的真的就笑了起来,他觉得这事真是很好笑,一个人病了,住院了,还动了手术,这有什么好感动的?他想不出这种事会有什么好感动的,这么一想呢,他就又笑了起来。

罗小卜可没觉得有什么好笑,他想先说说自己爱人的病。

“你别笑了好不好?”罗小卜对姓米的说。

姓米的笑得更厉害了。

“你这人真没劲。”罗小卜说,“问题是你还没听我说呢。”

“你上次都说过了。”姓米的说,“你说过你爱人住院的事。”

罗小卜想了想,上次来理发,他是说过爱人住院的事,那几天,他心里害怕极了,真是害怕极了,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。

“但你知道我现在要说什么?”罗小卜说。

“医院?”姓米的说,“这个世界上肯定没有一个人能被医院感动,只要一住进去就有交不完的钱!只能生气,弄不好会给气死!”

“问题是那些钱有的该交有的不该交。”旁边的另一个人跟上说。

黄桂花停了一下,这些人都是她的老顾客,她知道说这话的人在绿化处工作,每年一到春天就会到处忙着种树,但许多树种下去就死了,这样一来,他们的事就好像是年年都是把死的树挖出来再种上活的树,然后再等着种下去的树死掉。黄桂花也笑了一下,她想医院对待病人会不会也像他们种树一样,让病人时好时坏,或者一直不让他们好,让他们一直在医院住着,把他们变成一棵摇钱树。黄桂花笑了一下,关于这种事她听了不少,但她还年轻,还没有住过医院,当然她也不希望自己住院。

“病人就是医院的摇钱树。”这句话已经从黄桂花的嘴里说了出来。

“医院也有很好的人。”罗小卜说,他看看那几个人。

“这么说,你遇到好人了。”黄桂花说,看着罗小卜。

“真的,太让人感动了。”罗小卜说。

罗小卜这么一说那个姓米的马上又笑了起来,但他马上就不笑了,他发现罗小卜已经不高兴了,他发现罗小卜用那样的目光看着自己,他觉得自己没必要让别人因为自己说什么而不高兴,再说他和罗小卜还很合得来,有时候他们会在理发的时候谈谈话,他觉得自己和罗小卜真的很合得来。

“我不是笑你。”姓米的对罗小卜说,说成群的天鹅已经从北边飞过来了,它们要飞到更南边的地方去,他今天和明天要去拍天鹅的照片。“我已经和拍友们约好了。”

罗小卜知道这个姓米的是个业余摄影爱好者,也知道他们总是一大帮子人,人人几乎都有最好的影摄器材,他们会相约一起去什么地方拍照,他们总是出去拍照,但罗小卜却认为那是一件花钱的事,干脆说吧,是浪费钱的事。

“天鹅不会待多久,它们会很快就飞走的,也就是四五天。”姓米的说他们也要在湖边待四五天,每个人都带好了帐篷,还有做饭的炊具,还有照明设备,还有防水的垫子。户外活动该有的他们都有,“就差一把枪了。”

罗小卜看着姓米的,听他说他们的事,罗小卜知道那种帐篷,户外运动商店里有得卖,有一次罗小卜和爱人还去看了看。罗小卜那天其实是去看鞋的,罗小卜需要一双新鞋,他们不知怎么就走到户外运动商店里了,里边就有支起来的帐篷,罗小卜把帐篷看来看去,觉得自己也应该买那么一顶,什么时候也和爱人出去玩玩儿。把帐篷搭在某个湖边,其实当时罗小卜想到了做爱,他想在那样的小帐篷里和爱人做爱肯定是一件挺剌激的事儿。罗小卜觉得自己是应该买一顶那样的帐篷了,罗小卜喜欢橙黄色的那种,他想像自己脱光了的样子,想像把帐篷从里边把拉链拉住和爱人做爱的样子。但罗小卜叹了一口气,那个年轻大夫对他说手术后最好不要急着做爱,要做爱也最好在半年之后。

罗小卜又叹了口气,他担心以后自己爱人还能不能生孩子。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姓米的看着罗小卜说。

罗小卜看着姓米的,不知说什么了。

“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。”姓米的又说。

“没关系。”罗小卜说。

“我真没那意思说,现在都这样,谁说起医院都一肚子气。”姓米的又说,姓米的觉得自己真是不该再说医院的事了。他就接着说天鹅的事,说这几天天气真好,天色真蓝,蓝色的天,湖水也是蓝的,天鹅是白的,这样的片子谁拍出来都会很好看。

“晚上这么冷,你们要在外边住?”黄桂花问。

“比这再冷我们都在外边住过。”姓米的说,又说起他们去年拍狐狸的事来了,他这事已经说过有一百多次了,每次说都让人发笑,谁都知道狐狸是疑心最大的动物,黄桂花已经笑了起来,说你们把花花绿绿的帐篷搭在那里它们当然不会过来。

“所以说我们只是拍友而不是猎手。”姓米的说,自己也笑了起来。他对罗小卜说,“你要是有功夫也跟我们出去玩玩儿?”

“我没有照相机,只有手机,并且我也没有帐篷。”罗小卜说。

“好的手机拍出来也不错,只要图片不放太大就行。”姓米的说好多精彩的新闻片都是手机拍的,但是拍静物就不行。姓米的看了一眼罗小卜放在柜子上边的那束百合说:“静物比拍外景难多了。”

黄桂花也朝那边看了一眼,“百合花很好看。”

“其实天鹅有时候和静物一模一样,它们会浮在水上一动不动。”姓米的说。

“一动不动?”罗小卜问。

“一动不动。”姓米的说。

“会不会是睡着了?它们肯定有站着睡觉这个本事。”罗小卜说。

“可能吧。”姓米的说。

“不会是病了吧?”一直看手机的也说话了,他看完手机了,没人知道他在看什么。因为黄桂花说轮到他了。他站起来,已经坐到可以旋转的理发椅子上了,但他又说了一句:“它们就是病了也不会住院,所以它们也不会生气,不会被医院气个半死。”看手机的忽然笑了起来,其实他一直都想笑,终于笑出来了。他转过脸对罗小卜说,“这谁都知道,医院不是什么好地方,被医院感动的也许你是第一个。”

罗小卜突然愤怒了,罗小卜站起来,说他要出去一趟,也许要买点儿什么再回来。外边很冷,其实罗小卜出去也没有任何事,但他出去了,但罗小卜马上又回来了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说说,说说医院的事。一般人都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,但毕竟发生了,那个年轻大夫跟别人完全不一样。这件事不说不行。罗小卜又坐下了,坐在刚才看手机的那个人坐过的椅子上。

罗小卜说,“医院。”

罗小卜一开口那几个人就马上看定了他,这让罗小卜有点紧张。罗小卜忽然觉得这事真是没什么意思,自己是来理发的,不是来生气的,但罗小卜总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才好。

罗小卜又说,“外边有许多鸟儿。”

“咱们这地方这会儿会有什么鸟?”姓米的说,他觉得应该把罗小卜的话接过来,这样罗小卜的情绪会缓和一些,他也看出来了,罗小卜是有点儿生气了。

“这些鸟比天鹅好看多了。”罗小卜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。

“咱们这儿到了冬天只有麻雀!”姓米的受了剌激。

“麻雀有时候也挺好看。”罗小卜转不过弯来了,脸红红的。

“那也不能跟天鹅比吧?”姓米的说。

罗小卜脸更红了,罗小卜不明白自己今天怎么了,但他又把这话说了出来,“我就喜欢麻雀。”

“比喜欢天鹅都喜欢吗?”姓米的看着罗小卜。

罗小卜的脸很红,但他完全不能转过这个弯来了。

“是。”罗小卜说。

理发店里谁也不再说话,连黄桂花也不说话,她看了一眼罗小卜,她不明白罗小卜今天是怎么了,但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你拿天鹅和麻雀比?”姓米的看着罗小卜,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

“其实你应该拍拍麻雀了。”罗小卜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个弯子转过来。

“你让我拍麻雀?”姓米的说,有点儿火儿。

“还不用跑那么远的路,还不用搭帐篷。”罗小卜说。

“真是奇怪!”姓米的说,“麻雀天天都在那里,天鹅一年只来一次。”姓米的站了起来,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怎么会弄成这样?

黄桂花觉得是自己该说话的时候了,黄桂花说,“百合真香。”

“百合赶不上玫瑰!”姓米的马上就把话接了过去,他明白自己今天要碰上扫兴的事了。

“各是各的香。”黄桂花说,她手里的梳子和剪子停了一下。

“那要看你喜欢什么?”姓米的说他就是不喜欢百合,最不喜欢百合。

“百合。“黄桂花说。

“太不好闻了。”姓米的说花里边最不好闻的就是百合。

这时候罗小卜又已经坐了下去,罗小卜觉得自己应该把话说明白,说一下,就说一下,自己今天是怎么了?

“我其实也不喜欢百合,是那个大夫喜欢百合。”罗小卜看着黄桂花。

“哪个大夫?”黄桂花说。

“就是给我爱人做手术的那个大夫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他喜欢?”黄桂花说,她觉得快过去了,罗小卜的情绪又过来了。

罗小卜说自己爱人住院的时候有人送花过来,“是那种花篮,里边什么花都有点。”,那样一个花篮不便宜,罗小卜说那天那个年轻大夫来看小乔的病,顺便把花闻了闻,说他最喜欢的就是百合,因为那种香味他从小习惯了。

“所以你今天送他百合?”黄桂花说。

罗小卜点了点头,他一直看着黄桂花。

“其实跟大夫搞好关系也不错,谁都会生病。”黄桂花说。

“就是,谁也会生病,不过那个大夫真得很好。”罗小卜说。

西安哪的医院医治癫痫好
河北省到哪看癫痫病
全国癫痫病医院排行

友情链接:

逾绳越契网 | 甜蜜人生电影 | 色中色小游戏 | 嘉兴电子商务 | 巴西龟几天喂一次 | 申通物流查询电话 | 电鱼器的制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