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银杏树叶的功效 >> 正文

【看点·光】火灾现场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火灾发生在半夜,这是一九九三年深秋的晚上。

这天的前半夜,我们单位组织了全体民警加班工作,一直到将近十一点才结束,回到家,我躺在床上,刚迷糊着,就听到床头BB机响了,拿起来看,就看到汉字写着,赵炜,速回单位,有紧急任务。

看到“速回”两个字,我头皮一麻,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。睡在我身边妻子不满地说,你们一天到晚忙活的,连个囫囵觉都睡不好。烦死人了。

自从和老婆结婚以来,老婆时常埋怨,干你们这一行,整天到晚就知道忙。我说,谁让我吃的就是这碗饭。没法子,也只能委屈了你了。

这个晚上,老婆嘟嘟囔囔,好像是在说梦话似的,临走时,我对着老婆脸上亲吻了下,老婆眼睛都没睁开,说没事了早点回来。注意安全。就这一句话,我心里暖暖的。穿好警服出了门,我骑上自行车就往单位赶去。

月色昏暗,路灯橘黄,天气薄凉,我骑在自行车上不由地打了个寒颤。在这深秋的季节里,我似乎闻到了落叶的气息。或许人的情绪是会随着天气变化而变化的,或是热烈,或是悲凉,或是消沉,反正一年四季天气变化,总是会给人带来不同的情绪。一路上我都在想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来到单位,所长就站在大门口,他是在等着我的到来,进了门,所长很急切地说,你管辖的地段发生火灾。消防队已经赶过去了,你现在就去,我们值班人员已经到了。听说还烧死了一个人。

听了所长的话,我心里忐忑不安,烧死人,这可不是小事,最起码说明我平时消防搞得不好。所长又说,你到了地方,先了解一下消防队,看火灾起火原因是什么,如果是单纯火灾烧死人了,咱们就不用让刑警队来勘察现场了。如果不是,你回来通知刑警队。我就在单位等着你的信。

火灾发生在北货站,那里是囤积从火车上拉来货物的地点。这里是城乡结合部,再往北,就是一个村庄。所长之所以半夜通知我来,是因为这个地段属于我管辖。当然有什么事情发生,需要首先通知我。

北货站的地段住的人员比较复杂,沿铁路两边,住着从东北来做木材生意的人,还有不少是从偏远地区来这里拉运货物的人,铁路两旁,都是一些简易油毛毡房子,这种简易房子,冬天冷夏天热。几十号人住在一个棚子里,只有那些拖家带口来这里干活的人,才会自己建起一间房屋。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同乡,组织他们干活的人,自然就是工头,是比较有能力的人。他们有自己的帮派。那时候,来到这里干活的人员,都需要由工头带着到我那个地方办理暂住证,所以我对这里的工头很熟悉。

我到了地方,发现消防队已经走了,大火早就熄灭,地上到处都是水,一座塌了的油毛毡房子,空气中弥漫着烧焦了木材和油毛毡的气息。旁边站着不少光着膀子的民工们,在有说有笑地议论着这场大火。

坍塌了的房子旁边,用破烂席子盖着一个物体,我知道,那就是死者遗体。左右看看,没找到我们单位人员,我只好径直往货场值班室走去。货场工作人员隶属于铁路管理处管理,设在这里的,就是一个保卫科,还有财务科。值班室站了不少人,我们单位人也在里面,同事看我来了,对我说,消防队简单说了一下,根据初步判断,是因为电线老化引起的火灾。

消防队留下了一份现场记录,记录上写着,火灾是因为屋子里使用了电炉,因为电线老化引起大火。

我问道,是不是被烧死的就一个人?保卫科值班人员笑着说,你还想烧死几个?我说,不是,我刚才看了看,那间房子是一个叫李贵鑫的人,他家里还有个媳妇,我怎么没见李贵鑫媳妇在场?会不会是坍塌的废墟里还埋了一个人没发现?值班人员很肯定地说,不会,消防队人员已经进去看过了。那间房子就那么大一点,有没有人很容易发现。

在我的记忆里,李贵鑫的年纪不大,二十二三岁。瘦瘦的身材,从外表看,有点像是个书生。他是前两年过了春节来到这个平车队的,他和这里的工头李贵明是远方亲戚。前一年过完春节没多久,李贵明领着李贵鑫来到了派出所我的办公室,说是堂弟来干活,需要办个暂住证。同他一起来的,还有一个女子,李贵明说,那个女子是李贵鑫妻子,只不过现在还没有结婚。李贵明将我叫到办公室外面,悄悄对我说,那个女子和李贵鑫是偷偷跑出来的。原因是女方家不同意这门婚事。

我对李贵明说,就李贵鑫那副干巴巴的样子,能干体力活?

李贵明给我递了一颗烟笑着说,他是我堂弟,我当然要照顾了。我不会让他干重活。就在伙房做饭得了。

我说,他们没结婚就住在一起,恐怕不合适吧。李贵明说,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,如果我不告诉你,你也不会知道嘛。看来,老实人不好。我又问,他们在农村有案底没有?李贵明说什么案底也没有,两个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,从学校毕业没几年,他们认识,还是在学校的事。要不然怎么两个人这么好,分都分不开。

女子叫张翠莲,听着名字就很土。不过这个张翠莲长的倒是水灵,怎么看也就是二十岁的样子。一条大辫子甩在脑后,额头上是剪得溜齐的刘海。身材丰腴,透着一股女性的青春气息。从长相来看,我还真不觉得她来自农村。

李贵明说,农村姑娘不都是土气,要是换上好衣服,绝对比你们城市姑娘好看。我对李贵明说,你可要保证他们没问题,要是个逃犯,到时候我可找你算账。李贵明说,还逃犯,你问李贵鑫,他有那个胆去做坏事?他要有胆子还真是个爷们了。你别说,私奔他们还真有胆子做。如果让女方家长逮住了,估计李贵鑫就死定了。

根据我的经验判断,李贵鑫应该是不会有问题。我问他们要身份证,李贵鑫胆怯地说,他没身份证,还没办。

那时候,公安局总体管理水平不高,市里规定,暂住证需要交管理费,虽然不多,可是搁不住人员多,李贵明总是少报人员名单。在我们单位组织检查时,他就让那些没办证明的人到一旁躲起来。因为时间久了,他们这些工头和我们单位的人都很熟悉,脸面有时候拉不开,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过去了,只要没出什么差错就行。

的确,这些人都是出苦力的人,挣点钱也不容易。他们那个地方,我知道,比较贫穷。来到这座城市,他们和城市基本融入不进去。他们住的地方也很简陋。每到了夏天,那些简易油毛毡房,热得简直像蒸笼,根本无法在里面居住。大热的天气里,这些人就赤裸裸躺在货场平台上。

这个地方外地人多,单位总是让我带着联防队员经常来此地巡逻。我记得有一次,所里来了一些警校学生,其中就有女学生,他们是来实习的,等实习完了,有我们给出证明带回学校。那个晚上,我带着强光手电,带着实习学生走到了这一带,强光手电照过去,只见一溜赤条条的男人躺在货场装货的平台上,手电照过去,对他们一点影响都没有,倒是那些女学生吓得哇一声叫,立刻逃到一旁捂着脸。

第二天,我把工头们召集到货场保卫科办公室,对他们说让他们管管手下人,不要赤裸裸地躺在外面睡觉。简直不成样子。由于平时很熟悉,他们也不把我的话当回事,哄笑着说,反正没女人怕什么。搞得我真是哭笑不得。

那天,给李贵鑫办好了暂住证,他们一起离开了我们单位。时间过去了一年之久,没想到李贵鑫竟然让一场大火夺去了生命。在和保卫科值班人员谈话间,我的思绪还在火灾这个问题上,我总是隐隐觉得,好像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。我这样觉得,是我想起来几个月前一件事,这件事和李贵明有些关系。我觉得有必要把我的想法告诉所长,回到单位我对所长说,应该让刑警队人员来勘察一下现场,有必要对尸体解剖。

所长说,好,你带上两个联防队员,把现场保护好,等天一亮,通知刑警队勘察现场,让他们做最后结论。

谁知道,一晚上张翠莲竟然没回家,这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而且在我看来,也很反常。天一亮,刑警队带着勘察现场的工具来了。

说和李贵明有些关系,并不是我凭空乱说。

几个月前的一天,我例行公事,到辖区走访,这就是我日常工作,经常下到基层单位,和保卫科接头,了解一些社会动态,发现不稳定因素,及时汇报到上级。平时,也会找那些有案底的人,了解他们最近的活动情况,我们也能从他们嘴里得知点其他情况。

虽然一九九九三年,离一九八三年严打已经过去了十年,但那次严打,还是多少在老百姓心里留下了对警察的惧怕心理。那时候,百姓对警察到谁家特别敏感,连那些有违法行为的人,见了警察就浑身筛糠似的,有些人进到了派出所,不要说让他讲自己事情了,胆小点的,甚至能连自己在小学偷过一直铅笔的事都能拉出来。

那天我来到了货场,看到了这么一幕。

李贵鑫住的地方,离平车队还有一段距离,李贵明说过,主要是离开那些光棍汉们,省得不必要的麻烦。那些光棍汉们,身体都很强壮,一天干完了活闲着没事,就喜欢坐在那条通往工厂路上看走过去的女人,平车队来了这么一个长得靓丽的姑娘,有些光棍汉,能经常泡在人家家里,这种事,李贵明说不是没发生过。所以,李贵明找了一片比较远点地方,给堂弟盖了间油毛毡简易房。简易房的后方,是酒厂家属房,相对来说比较安全。

那是上午时光,我走到了李贵鑫所住的地方,看到门是关着的,他家大门,也就是用几块板子钉起来,锁扣松松垮垮耷拉在门上,我走过去,猛然听到门叽扭一声响,扭过头,我发现李贵明探出头向外张望,看到我,他笑着不好意思打开了那扇门,从门里走出来,他说,赵警官,你又来巡查了?李贵明顺手关门,门里那个人影一闪。我问李贵明,你搞什么名堂,偷偷摸摸。我背着手望着李贵明。

李贵明不好意思地说,看赵警官说的,我怎么是偷偷摸摸,我来堂弟家坐会。我问李贵明,你堂弟也在家?李贵明说,他没在,到市里买东西去了。赵警官,中午我请你吃饭。

我没理他,扭过身往前走,李贵明跟在我身后,小心翼翼地说,赵警官,我真和弟妹没一点事。

我很好笑,对他说,我说你有事了?看你那心虚的。你知道这叫什么吗?

李贵明紧走几步跟上我,说赵警官,你说这叫什么?

我说,这叫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如果仅此一次,似乎也不能证明李贵明和张翠莲有什么关系,有几次我到平车队找他,工人们很暧昧地说,我们工头办公事去了。而且还指着李贵鑫居住的方向。不用说我也能明白,这小子又想好事去了。

难道李贵鑫一点察觉都没有?曾经我试探地问过李贵鑫,你工头对你怎么样?李贵鑫从兜里拿出一盒好烟递给我,我开玩笑地说,你什么时候学会吸烟了,还是好烟。李贵鑫说,这都是我堂哥给我买的。

我没想去捅破这层纸,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傻了吧唧的。或许他知道,只不过装糊涂吧。我也清楚,如果有谁捅破了这层纸,搞不好会闹出人命来。我提醒过李贵明,你适可而止吧,别搞出人命来。李贵明嘿嘿笑笑。

就凭我掌握的这些情况,我就有理由怀疑到李贵明头上,很可能是事情多少败露,李贵明下手害了李贵鑫,这也说不定。

根据消防队的现场记录显示,李贵鑫是在门口躺着死去的。这也说明,在大火发生时,李贵鑫是挣扎到了门口,才因为浓烟而窒息死亡的。仅隔着两步之远,李贵鑫怎么就没有能出了门呢?会不会是被害了之后,才发生的大火呢?

但法医解剖显示证明,李贵鑫的确是因为吸入了过量浓烟而窒息的。不存在死亡后被烧的情况,因为他喉咙以及肺里都有浓烟残留的迹象。嗓子是灼伤的。胃里残留物也能证明,不存在药物成分,不过有酒精过量显示。这就是说,李贵鑫在死亡当天晚上,喝了不少酒。兴许情况是这样,他在喝了大量酒后,由于口渴,自己用电炉烧水,结果在烧水时,自己迷迷糊糊又睡着了,最后导致电线起火,发生了火灾,因为酒精过量,一时没能清醒过来,等他稍微清醒点,已经来不及了。

因为不存在被人谋害迹象,一切都显示这次火灾是偶然发生,所以,刑警队也就不立案,做一般灾害处理。既然是作为事故处理,分局主抓治安的副局长到我们所里开会,强调一定要抓好安全防范工作,包括了消防这一块,在会上,我受到了批评。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,我再后悔也没用,活生生一条人命,就这样在大火中逝去,良心上也会受到谴责。我低着头听局长训斥。

虽然说是作为事故,但我心里总是有个疙瘩解不开。会后,我找到局长汇报了我的想法,局长仔细听取了我的意见,最后拍板,让我先调查,从起火原因开始调查,如果真的是一起蓄意谋杀案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局长又说,就目前情况看,谋杀可能性极小,不过我们也不能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。赵炜你先查,让所里再给你派一个人,不过这件事不易声张,如果不是命案,我们会很被动,在市局面前不好交代。

看到张翠莲到来,是在火灾发生的第二天下午,她从外面回来,看到自己家房子被烧毁,又知道自己男人被烧死,看到躺在地上的李贵鑫尸体,控制不住感情,抱着李贵鑫的遗体嚎啕痛哭。

认识肌阵挛性癫痫
小儿癫痫病那里治的好
癫痫诊断内容有哪些

友情链接:

逾绳越契网 | 甜蜜人生电影 | 色中色小游戏 | 嘉兴电子商务 | 巴西龟几天喂一次 | 申通物流查询电话 | 电鱼器的制作